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您的位置:城市金融網 >> 要聞 >> 小頭條 >> 國內
三強爭霸:即時物流進入價格戰“前夜”?
2020-01-02 10:09 來源:bjnews.com.cn

物流從“隔日級”邁入“分鐘級”,新的物流戰爭正在打響。

劉偉(化名)是北京一家公司的前臺,他的工作分為白班或夜班,他告訴新京報記者,如果上夜班,他白天會下載接單平臺送外賣或送快遞以補貼家用。新京報記者了解到,這是一種普遍情況,部分社會人士會通過外賣或快遞眾包平臺接單“跑活”。

“眾包”即“外包”,指一個公司或機構把過去由員工執行的工作任務,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給非特定的,而且通常是大型的大眾網絡。目前市場上專注即時物流的垂直平臺閃送、UU跑腿等都采取了“眾包”的模式。

前有閃送、UU跑腿等專業即時物流公司;后有依托于阿里、京東等互聯網巨頭的蜂鳥即配、達達等;以順豐為代表的傳統物流公司也于2019年10月正式推出獨立運作的“同城急送”品牌。三強爭霸的局面已經在即時物流這個細分市場形成。

即時物流興起于2014年,彼時,大批即時物流公司出現。但隨著行業競爭和大環境的影響,曾經的創業者也走上了不同的分岔路。有人抓住了先發優勢,狂攬C端客戶;也有曾經的網紅敗走麥城。同樣,隨著互聯網巨頭的切入,即時物流爭奪戰的大幕正在拉開。

一個網紅公司倒下背后

即時物流眾包模式擴散

依托“眾包”模式的興起,即時物流有了長足發展,但當初被稱為“眾包模式的開拓者”的網紅企業人人快送將要和時代告別。

2019年12月30日,新京報記者于北京、四川等地打開人人快送APP,發現該軟件已經無法正常下單,并顯示當前城市尚未開通服務。同時,該軟件也無法進行用戶注冊。人人快送官方微博顯示,最近一條微博發送于2019年6月16日父親節,同時該條微博下方存在多條人人快送騎手表示無法從平臺提現并索要工資的回復。

根據中國執行公開網顯示,2019年8月至今,人人快送的運營主體公司——四川創物科技有限公司存在8條被執行信息,同時,據企查查顯示,該公司部分股權處于出質狀態,存在多種經營風險。

官網資料顯示,人人快送,原名人人快遞,開創于2013年。人人快送表示它融合了移動互聯網與“人”的共享模式,也就是“眾包”,為用戶提供跑腿、捎帶、代購、幫忙等一對一、極速達、個性化的服務。新京報記者了解到,隨著共享經濟的風潮漸起,人人快送在當年帶動了“眾包”模式的發展,被稱為“眾包模式開拓者”,同時,該企業也是較早在國內做即時物流的企業。

曾經,人人快送覆蓋全國92個城市,服務近兩百萬的商家、上千萬的個人用戶,其融資經歷中也不乏“明星”投資方的存在。據企查查顯示,高榕資本、騰訊投資等均于2014年投資過人人快送。

多名快遞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人人快送APP“基本上是不做了”,核心團隊可能在進行新的創業項目。

在人人快送倒下背后,其帶動的即時物流“眾包模式”已經在業內擴散開來。

以閃送為例,全平臺采用“眾包”模式,閃送聯合創始人于紅建告訴新京報記者,“眾包”直接意味著輕資產,平臺不需要負擔任何人力成本,“例如一個訂單,配送員賺80%,平臺賺20%,那么當配送員接單的時候,我們就有20%的收入”。

UU跑腿同樣采用眾包模式,其官網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8月,UU跑腿合作跑男(即配送員)超過200萬人,大幅吸納了社會閑散勞動力。

現階段,即時配送行業競爭激烈,但行業格局初顯,行業近幾年也一直保持高速增長狀態。據《2019年中國即時物流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即時物流行業訂單量達到134.4億單,同比增長45.2%;行業規模達到981.2億元,同比增長39.4%。預計2019年,即時物流訂單量將達到184.9億單,規模將達到1312.6億元。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表示,眾包的人力模式符合C端即時消費服務市場的有效選擇,滿足了規?;肆χ魏蛡€性化供需匹配,但如果即時物流平臺不具備超級流量入口,眾包人力缺乏穩定業務流,容易造成配送騎士流失,或者擁有在冊不在線的“僵尸騎士”。同時,如果平臺缺乏包括保險、培訓等配套保障,眾包人員將存在流失率高,忠誠度低的情況。

O2O寒冬下的分流

或投身大佬或專注細分賽道

人人快送的終局僅是即時物流行業洗牌的側寫,隨著2015年O2O行業寒冬到來,多個即時物流企業早已倒在2015年的末尾,擁有先發優勢的垂直平臺留存下來,挖掘長尾市場。同時,多個即時物流公司也選擇賣身,承接巨頭的商流。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2014年至2015年,多個即時物流(同城)平臺出現,以眾包的模式切入三通一達等傳統快遞公司未完全覆蓋的即時物流市場。同其他新經濟行業類似,多個玩家存在的即時物流競爭市場,不能免俗地出現了補貼大戰。

據閃送副總裁杜尚骉回憶稱,2015年隨著即時物流領域多個公司的進場,大家開始通過補貼獲客,恰逢2015年O2O的寒冬來襲,“2015年9月后我們停止了補貼,凡是沒停的公司后來都死了”。

細數2015年-2016年倒下的即時物流公司,神盾快運、最鮮到等都因為資金鏈斷裂、融資實力等原因退出競爭舞臺。

當年存活下來的即時物流公司,一部分,如達達、點我達被京東、阿里收編,承接來自“大佬”的商流;另一部分,如閃送、UU跑腿等專注垂直做小平臺。

2014年6月達達正式上線,一年后達達便完成1億美元C輪融資由DST領投、紅杉與景林跟投,并在2015年9月,完成3億美元D輪融資,成為估值超10億的獨角獸企業,發展可謂順暢。2015年年末,乘著“眾包”而來的百萬配送員之勢,達達試圖低調上線外賣平臺“派樂趣”,但依舊激起千層浪。

2015年年末,“派樂趣”攀升至APPStore生活板塊前列,幾大外賣平臺旋即切斷與達達的物流配送合作,并推出各自的眾包物流與之競爭。楊達卿解釋道,沒有超級流量的入口和穩健的團隊,即時物流公司的生存將相對困難。

2016年年初,達達便轉頭與京東到家合并,成為后來的達達-京東到家(現已更名為達達集團)。

按照當時京東發布的公告,合并協議生效后,京東以京東到家的業務、京東集團的業務資源以及兩億美元現金換取新公司約47.4%的股份并成為單一最大股東。在新公司的管理架構中,原達達CEO蒯佳祺出任新公司的CEO,原京東到家總裁王志軍出任公司的總裁。

同樣,點我達也于2015年正式上線,其先后獲得螞蟻金服、創新工場、阿里巴巴、菜鳥網絡等投資和資源入注,2018年7月,點我達獲得迄今為止即時物流領域最大的一筆融資,該筆融資來自菜鳥網絡,具體包括菜鳥網絡的眾包業務和其他業務資源及2.9億美元現金戰略投資。

目前,點我達也是餓了么惟一的眾包物流戰略合作伙伴,主要接餓了么的外賣訂單,是純正的“阿里系”一員。

與搭上電商巨頭京東的達達和阿里系的點我達不同,閃送則專注C端的業務,并且在長尾市場中打出“高端”定位牌。與其他即時物流品牌相比,閃送平均客單價為30元(北京地區),遠高于同行。新京報記者了解到,高客單價源于閃送的“一對一急送拒絕拼單”,而大多數即時物流企業更多選擇拼單的模式,以外賣為例,拼單的模式顯然更符合外賣行業的需求。

“我就是要告訴用戶我們是不拼單的,專注于這個細分賽道,同時我們的品牌定位也走向高端化。”于紅建稱,閃送現在的配送模式就是一單只服務一個人。杜尚骉也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閃送的(C端)客戶非價格敏感客戶而是服務敏感性客戶。

杜尚骉透露,閃送一直到2016年才開始盈利,“2015年9月份之前我們沒有明確盈利模式,公司長遠發展需要探索盈利模式,一直補貼不是個事兒,要是實在盈利不了,也早死早脫身。”2015年9月,閃送開始停止補貼,隨之停止的還有訂單量的增長。

然而,2016年開春,多個即時配送企業倒在了O2O的寒冬里,帶著先發優勢的閃送,“意外”活了下來。截至2019年6月,閃送覆蓋全國222座城市,日活躍閃送員超過70萬名,日平均訂單超過40萬。

多位閃送高層告訴新京報記者,運氣和及時停補可能就是閃送在行業洗牌中活下來的原因。

傳統快遞巨頭搶食

全職、兼職、眾包復合模式登場

2019年10月24日,順豐正式宣布,順豐同城業務將以公司化形式獨立運營,獨立運作“順豐同城急送”品牌,昭示著順豐正式入局搶食即時物流市場。2017年,順豐就已推出同城急送業務,布局即時配送市場。順豐同城CEO孫海金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宣布獨立運營同城業務只是時間恰好,包括獨立的法人代表、品牌、團隊三項準備于近期(宣布獨立運營時間點)完成,“水到渠成”獨立運營。

即時配送曾被視為快遞巨頭主動忽視的細分市場,除順豐外,2017年圓通推出“計時達”;2018年3月,韻達也曾上線即時配送平臺“云遞配”,新京報記者在與三通一達內部人士的溝通中獲悉,傳統快遞公司普遍認為,比起即時物流小蛋糕,顧好公司現有業務比較重要。有分析人士稱,一方面,盆滿缽滿的傳統快遞公司并未有精力重視長尾市場;另一方面,面對較為穩定的即時物流格局,突圍較難。

目前,閃送等即時物流公司,由于入局尚早,在C端已經形成用戶規模,順豐轉而側面突襲,發展B端業務,拿下部分商家外賣訂單。孫海金表示,順豐將采取差異化打法,即“把個人跑腿在場景上做得更廣,比如說可以和政府談好,跑腿配送港澳通行證或者護照等”。新京報記者了解到,順豐已于近期和上海政務中心簽約,未來將延伸到各政務場景。

對于長期“強于商務件,疏于電商件”的順豐來說,2019年順豐全面發力電商快遞,補足缺失。楊達卿稱,同城急送的獨立也是面向補足C端的“毛細血管”服務,而順豐的傳統快遞就是大動脈服務,兩者互補。

順豐集團首席戰略官、順豐同城公司董事長陳飛曾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順豐同城業務確實是相對新的業務,在順豐的盤子里算規模很小的一部分,但順豐集團會對順豐同城提供全方位支持,單靠小公司確實難以面對市場挑戰。陳飛所謂的“全方位支持”即順豐品牌背書、融資支持、資金支持、公共事務支持等。

值得注意的是,順豐切入即時物流的邏輯不同,與專注的即時物流公司普遍采用的“眾包”模式不同,順豐采取全職、兼職、撮合(眾包)的復合模式,順豐稱,只有通過這種穩定的方式,當客戶單量激增或遭遇極端天氣時,才能夠有騎手接單,在增加業務穩定性的同時,也增加了成本。

順豐財報顯示,過去幾年,順豐同城急送年復合增長率超過100%,2019年上半年,順豐同城分板塊營收增幅達129.31%。

快遞專家趙小敏表示,影響即時物流企業發展的不在于模式是眾包還是直營,關鍵看企業的綜合管理運營能力、業務拓展能力、激勵體系、資金投入等因素,是一個綜合作用的結果。趙小敏表示,順豐的優勢建立在順豐速運的基礎上,同時,2020年還會有傳統快遞企業入局即時配送。

從C端向B端擴展

本地生活與新零售成關鍵先生

每到吃飯時間,穿著鮮明黃色或藍色等品牌專屬顏色衣服的外賣小哥便“沖刺”在街頭巷尾。美團配送、蜂鳥即配、點我達等即時配送企業,圍繞著美團、餓了么等本地服務商占據著大量商流和訂單。有觀點稱,外賣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現代人的剛需。據《中國外賣產業調查研究報告(2019年前三季度)》顯示,2019年前三季度,中國外賣產業整體發展態勢良好,預計2019年全年外賣行業交易額將達到6035億元,同比上年增長30.8%。

大體量的外賣交易額來源于大量的訂單,一方面,外賣行業成為即時物流的大哺育者;另一方面,各本地服務商也在積極布局自有的即時物流下半身。2019年5月,美團發布“美團配送”品牌,宣布對外開放配送平臺,共享配送能力;餓了么也在2019年6月宣布旗下即時物流平臺“蜂鳥”品牌獨立,并升級品牌名為“蜂鳥即配”。

相比于C端市場的分散,B端市場擁有穩定的訂單源。不僅外賣,巨頭紛紛布局的新零售同樣也是即時物流的哺育者之一。2016年馬云喊出“新零售”口號,兩年之間,零售行業刮起數字化變革之風,隨后,阿里大手筆將點我達納入麾下。

同樣,達達在站隊京東后也不再局限于餐飲外賣業務。公開資料顯示,達達已與商超、便利店、藥房等展開合作,依托京東將業務延伸至倉儲和落地配。在雙十一等購物節,達達也會自動承接京東的快遞訂單。陳飛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物流行業和科技(行業)已形成強關聯,沒有物流、商流、科技的結合,也就沒有目前同城(即時物流)的派送場景。

趙小敏分析稱,預計在2020年,即時物流領域將會出現1-2家獲準IPO的企業,該領域也有極大可能打響價格戰,激烈程度將超出以往。趙小敏還指出,即時物流企業更多還是要繼續夯實C端,同時向上進行系統解決方案的提升,精準配送。

在即時物流行業,超級流量入口依舊是解題王道。美團配送、蜂鳥即配、達達等都承接著來自美團、阿里、京東的超級流量。反觀,美團、阿里、京東等一方面在持續打造自己的新零售版圖,另一方面繼續搶食著即時物流的大蛋糕。

艾瑞咨詢研報顯示,即時物流行業隨著外賣O2O的興起實現了一段時間的爆發式增長,而近年來,外賣市場的增速已逐漸放緩,目前來看,新零售市場的發展甚至包括網購市場的持續增長,都將對即時物流有非常大的需求。承接新零售的下半身和補充末端配送的運力已成為即時物流行業競爭的新密碼。

 

責任編輯:馬玲

(原標題:三強爭霸:即時物流進入價格戰“前夜”?)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汉唐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