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您的位置:城市金融網 >> 要聞 >> 財經要聞 >> 國際
2020開年“大戲”:前日產CEO戈恩日本“越獄”,逃亡黎巴嫩

摘要:在全世界人民都沉浸在辭舊迎新的時刻里,日產汽車前任CEO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日本司法和警察系統的層層監控下成功“越獄”。當地時間12月31日,戈恩通過負責自身外宣事務的法國企業發表聲明,稱已經離開日本抵達黎巴嫩。

戈恩“逃”了。

在全世界人民都沉浸在辭舊迎新的時刻里,日產汽車前任CEO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日本司法和警察系統的層層監控下成功“越獄”。

當地時間12月31日,戈恩通過負責自身外宣事務的法國企業發表聲明,稱已經離開日本抵達黎巴嫩。

“我現在身在黎巴嫩。我已經不再被設想有罪的偏頗的日本司法制度所束縛。那里歧視猖獗、基本人權被侵犯,日本應遵守的國際法和條約被完全輕視”。

被困日本近400天之后,這位全球車壇的傳奇人物在聲明中指出,“我沒有逃避正義,而是從不公正和政治迫害中解脫出來。我終于可以和媒體自由交流了,希望從下周開始”。

當天,黎巴嫩外交部發表聲明表示,戈恩合法入境黎巴嫩,但不了解他離開日本和抵達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細節。

聲明還提及,黎巴嫩和日本之間沒有簽署司法合作協議。這也意味著,戈恩將很難再被引渡回日本受審。

同一日,黎巴嫩安全部門發表聲明證實戈恩在黎巴嫩境內不會面臨任何法律訴訟。

消息傳來,不僅震撼了全球汽車行業,也讓對此毫無察覺的日本執法機關顏面盡失。

對此,日本東京法院表示,目前尚未取消對戈恩出境的禁令。而負責戈恩刑事案件的日本檢察官對媒體稱,不知道戈恩嚴格的保釋條件有任何變化,并表示將與黎巴嫩當局展開司法協作,使戈恩能夠盡快回到日本受審。

但在外界看來,日方回應意味著戈恩已從嫌疑人變為國際逃犯。

按照計劃,戈恩的審判原計劃在2020年4月進行。目前,日本法務和出入境管理部門已著手調查。

戈恩的跌宕人生

自2018年11月19日因涉嫌經濟、金融犯罪被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逮捕之后,不到400天的時間里,戈恩的故事從一出“反腐劇”演變成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內部“宮斗劇”,再到戈恩在保釋期間逃離日本上演“越獄”,這場時間跨度三年的“大戲”還在繼續。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65歲的戈恩出生于巴西,但在黎巴嫩長大,他的職業生涯開始于輪胎制造商米其林,一路成為米其林北美業務的首席執行官。1996年,他加入雷諾汽車擔任負責采購、工程研發和生產的執行副總裁。

事實上,日產汽車,正是戈恩曾一手拯救的企業。

1991年到1999年,日產汽車連續8年市場份額下滑、7年虧損,巨額的虧損和債務之下,日產瀕臨破產。1999年,雷諾汽車以5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日產汽車36.8%的股權,正式成立雷諾-日產戰略聯盟。

時任雷諾汽車副總裁的戈恩臨危受命,擔任日產的首席運營官。被稱為“成本殺手”的戈恩,為了削減成本提升盈利,通過大規模裁員、削減供應商體系。兩年內,日產便實現了便扭虧為盈。并且只用了4年時間,就幫助日產還清了公司全部2萬億日元的債務。

2000年,戈恩成為了日產汽車總裁,一年后兼任首席執行官。2005年,戈恩成為雷諾汽車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成為全球第一個主掌兩家重要跨國汽車公司的職業經理人,并自此執掌了雷諾-日產聯盟。2016年,日產收購三菱汽車34%的股份,成為三菱的大股東,聯盟進一步壯大,戈恩也有了新身份——三菱汽車董事長。雖然戈恩在2017年卸任了日產汽車CEO的職位,但戈恩始終是雷諾-日產-三菱聯盟董事長,也是聯盟的靈魂人物。

一直以來,戈恩都有著更大的野心,要將雷諾、日產、三菱三家企業合并,成為世界最大的汽車制造商。2017年,雷諾-日產聯盟發布“Alliance 2022”規劃。計劃到2022年,雷諾-日產-三菱聯盟將實現銷量突破1400萬輛,營業收入增至2400億美元,協同效應節省成本翻倍至100億歐元的目標。

而在這一規劃里,戈恩有意讓雷諾與日產完全合并。關于雷諾日產合并的方式曾經有過多種猜測。包括雙方重新組建一家控股公司,或者調整二者交叉持股的現象改為單一個股。

但日產汽車無法接受將自己的企業拱手相讓,尤其是在2017年4月接替戈恩成為日產汽車新任首席執行官的西川廣人,態度更加堅決。西川廣人曾在公開場合多次強調要保持日產汽車作為日本第二大車企的獨立性,2018年5月,西川廣人正式否認,雷諾與日產在進行合并談判。

顯然,作為整合兩家車企的關鍵人物,戈恩被逮捕,背后的原因并不簡單。這無疑與聯盟內部的爭斗有關,日產要奪回主導權,但是戈恩背后有法國政府支持,日方必須發出有力度的攻擊。

在2018年12月,當時在戈恩被捕沒多久,黎巴嫩內政部長馬奇諾克更是強硬地宣告:“一只黎巴嫩鳳凰不會被日本太陽烤焦的。”

而黎巴嫩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戈恩是黎巴嫩著名的公民,他代表了黎巴嫩在海外的成功故事。在這場嚴峻的考驗中,黎巴嫩外交部將站在他一邊,確保他得到公正的審判。

而被困日本一年多時間里,戈恩先后兩度申請保釋,保釋金額合計15億日元(約9000萬人民幣)。

在保釋期間,戈恩被要求必須居住在東京,不能出國,必須把護照交給律師保管,超過兩晚的(國內)出行必須要獲得法院批準,必須在住所門口安裝監控攝像頭,禁止訪問互聯網并發送電子郵件,只能在其律師辦公室使用一臺沒有聯網的個人電腦,禁止與案件當事人進行溝通,如果參加日產汽車董事會,要獲得法院的批準,禁止聯系日產汽車的管理人。

在保釋期曾有一段時間,戈恩被監視的嚴格程度已經處于貼身狀態,司法人員進入家中直接監控戈恩。因為日方的這種高壓監控,戈恩通過律師等不同渠道向輿論散播他的狀況,表示其人權受到侵犯。

這也被外界認為是戈恩“出逃”的根本原因。

堪比大片的“逃亡”之路

戈恩如何突破重重阻礙順利出境?背后獲得了誰的協助?日本當局如何反應?這樁本就涉及到政治、外交及商業的大案,又增添了新的謎題。

關于他如何通過日本海關并成功飛往黎巴嫩的細節,目前仍不清楚。他所持有的法國、黎巴嫩和巴西三國護照,目前均扣押在日本,由他的律師保管,作為他獲得保釋的抵押。戈恩的律師在戈恩發布已逃離日本的聲明后稱,戈恩的三本護照依然在律師手中。

而黎巴嫩總統事務部長Salim Jreissati表示,戈恩是使用他的法國護照和黎巴嫩身份卡,以合法途徑進入黎巴嫩境內。

黎巴嫩媒體的報道復原了戈恩逃亡過程。

2019年12月底,一支表演樂隊進入了戈恩位于東京的豪宅,他們是戈恩請來進行新年表演的,這一切都是在警察的批準和監視下進行。而樂隊成員的真實身份是一些前特種部隊成員,他們是為營救戈恩而被招募來到這里。

表演結束后,幾個樂隊人員和進入時一樣搬著樂器箱子,很快離開了,而戈恩就藏身在其中一個早已定制好的樂器箱中一同逃出。

之后,戈恩的營救小組開著車奔向機場,他們沒有選擇人多且戒備嚴密的東京機場,而是一路奔襲至大阪關西機場。在那里,戈恩使用一本非本人的假護照騙過了海關人員,上了一架早已準備好的私人飛機。該飛機很快飛往土耳其伊斯坦布爾,12月30日,戈恩經由土耳其入境黎巴嫩。

但上述說法并未經過證實。

日本出入境管理廳相關人員表示,沒有人以“戈恩”的名義離境,這意味著戈恩很有可能在他人幫助下使用假名和偽造證件離境日本。

日本國土交通省關西機場事務所稱,當地時間12月29日晚的確有一架土耳其私人飛機飛向伊斯坦布爾,但不清楚具體機上人員身份。

對于戈恩來說,順利逃亡只是新的開始。正如戈恩的聲明,他接下來會采取一系列行動。但在外界看來,尚未洗脫罪名的戈恩想要重新執掌日產,機會渺茫。

當地時間1月1日,戈恩通過律師對外表示,將于8日在貝魯特舉行記者會。屆時,相信諸多未解之謎會最終揭開,本報記者也將持續關注。

責任編輯:霍玟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汉唐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