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盤點2019:看看網貸行業十大關鍵詞都有啥?
2020-01-03 08:59

剛剛過去的2019年,對于網貸行業來說是極其不平凡的一年。

這一年,網貸行業政策頻出,網貸監管持續發力。合規、轉型成為2019年網貸發展的主旋律。

這一年,網貸行業持續出清,網貸平臺數量加速減少,正本清源已成共識。

這一年,嚴打了“套路貸”、“追擊”逃廢債,上百家P2P平臺對接央行征信,讓失信借款人寸步難行。

這一年,也是傷感的。有些人告別,有些人離開,但也還有人在繼續堅守……

盤點2019,讓我們通過十個關鍵詞,一起來回顧這一年的網貸行業。

一、“175號文”

2019年的新年伊始,網貸行業引來了“175號文”的“當頭一棒”。

根據“175號文”的要求,監管對網貸機構做了具體劃分,除嚴格合規的平臺外,其余機構“能退盡退、應關盡關”。 值得關注的是,在“175號文”中,監管還為整改中的P2P指明了方向,要么拿牌照成為小貸公司,接受監管;要么轉型助貸,提供技術或信息服務。

“175號文”的發布,既是監管對網貸行業態度鮮明的一次表態,也是全年“轉型清退”大幕的開始。

二、“714高炮”

2019年備受關注“315”晚會,扯開了“714高炮”的一道口子。

所謂“714高炮”就是指那些期限為7天或14天的高利息網絡貸款,而其高額的“砍頭息”及“逾期費用”更令人震驚。

于是乎,在“315”晚會上包括快易借、速貸寶等29家 “714高炮”平臺被直接點名。與此同時,全國范圍內,各部門聯動也加緊對“714高炮”平臺和現金貸平臺進行摸排檢查。

不止于此,除了資金方平臺本身外,一些為“714高炮”提供通道的支付機構、爬蟲公司以及催收公司等也都遭遇了高壓打擊和整改。

“315”之后,撇開與“714高炮”平臺的關系,談“714高炮”色變,成為了一種行業現象。

三、監管試點

一直處于清退和轉型中的網貸機構,在2019年的春天有了新的希望。

4月3日,據財新報道,行業企盼已久的P2P備案工作,或于2019年下半年開始啟動試點,并對試點的網貸機構提出了資金門檻要求。在監管試點將要啟動的激勵下,一時間各大平臺紛紛忙于增資,一掃“清退潮”帶來的傷感。

時間到了7月,互金整治領導小組和網貸整治領導小組聯合召開的會議,明確表示將按照“成熟一家、納入一家”的原則,將整改基本合格機構納入監管試點。

隨后的10月,關于監管試點的消息再度傳出。據新京報報道,

“監管”試點有望啟動,但名單等事項尚未最終確定。這之后,有消息傳出北京和廈門將會大概率開啟監管試點工作。

但進入11月,關于P2P網貸監管試點的前景變得復雜化。監管多次召開會議要求繼續推進行業的風險出清,卻對監管試點,未做進一步的披露。

時至今日,關于監管試點的進展仍未明晰,有些平臺還在焦急等待中,而有些早已轉型放棄了等待。

四、“增資熱”

網貸平臺實力咋樣?看看今年的增資就知道啦!要說2019年網貸行業的特點,增資熱潮一定算其一。

自2019年4月監管提出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有條件備案試點工作方案》中對網貸平臺全國和地方的注冊資本金提出明確要求以來,關于平臺增資的報道就開始此起彼伏。

根據網貸天眼不完全統計,4月以來至少已有48家平臺宣布增資。同時,注冊資本金在5億元以上的平臺已達到36家。

(網貸天眼根據公開信息整理)打開APP 閱讀最新報道

(網貸天眼根據公開信息整理)

值得關注的是,增資后的平臺并非進了“保險箱”,包括輕易貸,泰然金融,拓道金服等在內的多家平臺在增資后被警方立案。

“增資熱”一方面體現了平臺為了合規的“硬性”指標,不惜重金彰顯實力;另一方面也表明網貸平臺的合規經營之路依舊任重而道遠。

五、套路貸

時間進入2018年,一種名為現金貸的爆款產品開始大紅大紫,不但P2P們紛紛上線現金貸資產,而且不少持牌機構都開始尋求資產對接,為什么這種產品有如此魔力?答案就是,太賺錢了。

有兩個事實可以側面印證現金貸的盈利性。2018年各大排行榜中排名靠前的P2P基本都上線了現金貸資產(或者就是以現金貸起家)。另外,在2019年良性退出并且全額兌付出借人本息的平臺中,大部分底層資產都是現金貸。

“無利息、無抵押、無擔保、放款快”,這樣的貸款條件對于手頭緊張的人來說,無疑是“天上掉餡餅”,具有極大的誘惑力。不過,一旦開始用上這種貸款,“餡餅”瞬間就可以變成“陷阱”?,F金貸具有金額小、期限短、年化高的特點,再加上后續可能出現的違法或者不合規的催收方式,極易形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借貸行為,也就是“套路貸”。

為此,2019年中旬,公安部開始了“云劍”行動,專項打擊套路貸行為。2019年12月25日,公安部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全國公安機關開展“云劍”行動工作情況。開展“云劍”行動,帶動了社會治安大局的持續穩定,1至11月全國刑事案件立案數下降3.9%,嚴重暴力犯罪案件數下降10.4%。按照全國公安機關“云劍”行動推進會的部署,為確保歲末年初社會治安持續穩定,“云劍”行動延長至2020年1月底。

六、出清和良退

從2018年開始的網貸出清和良性退出,在2019年達到了高潮。

2019年11月12日,針對市場關注的網貸平臺出清、P2P整治等熱點問題,銀保監會普惠保險部李均峰表示,網貸專項整治工作啟動以來,網貸領域風險形勢發生根本好轉。網貸專項整治的下一步重點,仍將以出清為目標、以退出為主要方向。

根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11月7日,能明確查到完成兌付后才真正良性退出平臺有180家。截止12月31日,已有20地金融管理局先后公布了轄區內退出的網貸機構名單,包括湖南、四川、深圳、杭州、山東、云南、上海、遼寧、北京、寧夏、湖北、貴州、天津、廣州、重慶、安徽、河北、甘肅、河南、山西等,涉及1002家,其中包括自愿退出類、取締類、失聯類等。

網貸天眼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全國在運營平臺數量為466家,較去年同期減少760余家。

(網貸天眼根據公開信息整理)

(網貸天眼根據公開信息整理)

七、“一刀切”

與網貸行業“出清和良退”的循序漸進相比,“一刀切”往往來的猝不及防。它的存在,是包括某一個省在內所有P2P平臺的“團滅”和“涼涼”。

2019年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公告取締全省已納入行政核查的24家P2P網貸機構。至此,網貸“一刀切”的舉措“震撼”業界。

隨后山東、河南、河北、重慶、四川、云南、甘肅、大連、山西等在內的多?。ㄊ校┬既咳【哖2P網貸業務,要求任何機構未經許可不得開展P2P網貸業務。

后續,在行業出清的背景下,或將有更多的?。ㄊ校├^續采納 “一刀切”的做法。

八、逃廢債

2018年~2019年,金融市場的監管越來越嚴格,導致大量不合規的互金平臺被清退。而有不少借款人借此機會故意拖延不還款,這其中就出現了惡意逃廢債的問題。而所謂“逃廢債”,指的就是明明具備履行債務的能力,但卻不盡力履行債務的行為。

更有甚者,把“憑本事借來的錢,憑什么要還”作為自己的座右銘,通過各種方式主動尋找貸款平臺的漏洞,借錢之后惡意不還款,把借錢不還當做一種“職業”。這背后就展現出國家對于逃廢債行為打擊力度不夠強,不夠精準的弊端。毫無疑問,惡意逃廢債不僅影響了行業的公信力和出借人的合法權益,更造成了社會信用體系的破壞,嚴重影響社會和諧穩定,對金融市場危害巨大。

但是,正義可能會遲到,但終究會降臨。2019年9月,全國互金整治辦和網貸整治辦下發了《關于加強P2P網貸領域征信體系建設的通知》?!锻ㄖ芬怀?,各地政府、各網貸平臺紛紛行動,打響了打擊惡意逃廢債這場“戰役”。3個月來,打擊惡意逃廢債取得了不俗的成績。截至目前,北京互金協會共收到36家平臺提交的逃廢債名單,涉及20萬名以上惡意逃廢債行為人。同時,已有個別P2P平臺的逃廢債行為人已經被上傳至央行征信。

九、轉型

在網貸平臺加速出清的當下,很多平臺都試圖找到一條理想的后路。

2019年6月20日,點融對外宣布完成新一輪融資。點融創始人、聯席董事長郭宇航公開表示,平臺可能還會有新的業務發展模式,比如做銀行助貸。

2019年11月5日,拍拍貸宣布公司改名為“信也科技”,公司新名稱不再提及“貸”與“金融”,而是強調科技。11月1日,拍拍貸創始人、聯席CEO張俊在公開場合提到,“我們和P2P已經不再有什么關系了”。

雖然P2P轉型助貸成了很多平臺的選擇,但轉型助貸并非“靈丹妙藥”,轉型成功也絕非易事。

與頭部平臺相比,本就掙扎在生死邊緣的中小平臺,在轉型助貸的路上卻沒那么幸運了。監管收緊,自身風控、獲客能力弱,金融機構挑選助貸機構的標準持續提升等,都把這些想要轉型助貸的中小網貸平臺拒之門外。

而已經宣布轉型的頭部平臺也要做好迎接激烈競爭的準備,畢竟現有市場已有螞蟻金服、百度、京東、蘇寧等眾多頭部,具有先發的技術、場景、資金等優勢,轉型機構想在紅海中分一杯羹并不容易。

十、離職潮

網貸行業近年來吸引了大批銀行、私募等傳統金融機構的高級人才跳槽入行,一批又一批的金融業人士奔著高薪,蜂擁著從傳統金融業流向互聯網金融。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自2016年開始網貸行業的風向就開始逐漸轉變,2018年是網貸行業發展的分水嶺,而到了2019年,可謂是急轉直下的一年。

2019年5月20日,納斯達克上市P2P公司和信貸突然宣布,和信貸CEO周歆明已經辭職,立即生效;和信貸創始人兼董事長安曉博將兼任公司CEO,首席運營官華麗麗將接替周歆明擔任公司董事。 2019年7月11日,美股上市公司宜人貸宣布成功與宜信進行了部分業務重組,推出了全新品牌宜人金科,宜人貸董事會主席唐寧將擔任整合后的宜人貸CEO。

宜人貸還任命了兩大核心業務板塊新管理層,由王威擔任宜信普惠CEO,由尚筱擔任宜人財富CEO。此外,宜人貸方面表示,宜人貸前CEO方以涵因個人原因辭去CEO職位。

截至2019年11月底,據網貸天眼不完全統計,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約為456家。與此同時,行業的從業人數也在大幅度下降。

一場游戲一場夢,如今夢醒了,風口不再,P2P大潮退場。有人轉身離開、有人身陷囹圄、有人被迫轉型、有人入場收割……他們共同演繹了一出退潮眾生相。

責任編輯:朱希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汉唐国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