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名品】溥雪齋舊藏唐伯虎《石林消夏圖》評賞
2020-06-28 11:35

對中國傳統文人對于四時節序的流轉以及季節內部的體驗遠比現代人敏感,正如陸機《文賦》所云“悲落葉于勁秋,喜柔條于芳春”。這種獨特而普遍的情緒總會找到某種形式以緩緩傾訴,也就誕生了文化史上綿亙不絕的以春秋四季為題的詩與畫。至遲到了北宋,文人們已經能夠將看待宇宙四季的眼光與內視心靈的態度糅合起來,并以山水畫的形式予以表達,進而生成一種在文人群體內可被輕松讀解的常規經驗,郭熙已將兩者的內在關聯描述得極為鮮活:“春山煙云連綿人欣欣,夏山嘉木繁陰人坦坦,秋山明凈搖落人肅肅,冬山昏霾翳塞人寂寂。”(《林泉高致·山水訓》)一定程度上說,歷代諸多山水作品都是清曠高逸懷抱與四時山川風物的親密對話,南宋以降畫面中包含了人物行跡的山水畫更是如此。這些山水畫創作不單是技術演變軌跡的記錄,同時又是文人精神選擇的范本,是這個群體寄情遣懷不可或缺的藝術載體。唐寅《石林消夏圖》正是這樣一幀佳構。

明 唐寅 石林消夏圖 42cm×110cm

中國畫史上活躍著一些天縱奇才、雋鋒特出的藝術家,他們引領一代風潮,留下千載故事,唐寅無疑置身此列。他天資穎慧,藝術修養極為全面,尤其在遭遇了家庭和仕途的若干不幸之后,對世事的感懷愈加深沉而盤曲,這些來自現實的痛楚而復雜體驗也嵌入到他的藝術創作中,知者自解個中悲喜。伯虎才高,師古取徑廣博,繪畫風格也頗豐富,且每一風格中皆有妙制。唐寅《石林消夏圖》,通體畫境淵雅典正,構圖布局嚴整而不失通透,沉吟畫前半晌,可待清氣徐來。

此圖的畫題為“消夏”,在前人類型化的題目中發揮了新的創造?!短撇⑷份d錄了多首題畫詩文,其中不少在內容上是四時格的組詩,對應了春、夏、秋、冬四題的畫作。如前所述,這樣的題目契合了古典文人的情結,也應該會是當時文化圈應酬、饋贈或者售賣的流行題材。它是這類四時組畫模式中的一幀還是單獨的一幀,不得而知。古人的生活比今天簡單太多,面對枯寂的永夜、積雪的嚴冬、潮溽的苦夏,沒有更多遣興的途徑占據無聊的時光,于是在畫史上就出現了這么多以夜坐、踏雪、消夏等為圖像元素的畫。具體到“消夏”一題,前人所繪,或人物,或山水,唐寅此幅即是有人物的山水。山水畫的作法,往往在清穆林泉中構制涼亭水榭,若刻畫人物,或書齋高臥,茗舍歡晤,多在此類建筑里徜徉避暑。此圖之“石林”也并非葉夢得筑亭自樂的石林,而是山石叢茂之喻,或言山石與林木并處,亦可講通。此圖跳出了上述固有的圖式,沒有圖繪表述人文環境的建筑和文房等,只單純地繪制了林泉和高士,將人物置于自然山水間,當外在音色徹底簡汰之后,就只剩下人的心靈世界在慢慢拓延,獨與天地精神往來。

通觀全幅,溪山朗俊,雖不作巨嶂深流,也林壑有致,騁懷幽遠。不論遠近,山形和巖石的邊際皆清晰可辨,以均勻的筆跡勾勒完成。最下方的累累叢石被溪流淘洗、沖刷,再加上向同一側俯身的水草形象,更傳達出水勢的湍急和豐沛。淡墨涂寫的橫豎走向的水紋過處,觀者如聞汩汩溪聲。眼光沿著這一帶溪水悠悠上溯,在中景處看到體量更宏偉的巖石之上,幾株枝冠蓊郁的大樹分矗左右,兩端巨石如門,在畫面偏左的位置開辟出一片吐納靈氣的空白之地,并與更遠處的渺渺山谷匯聚一處。在右石內側邊緣處,駐足一位紅衣高士,側首向右前方瞻望。他的右側并排畫出三棵老樹,虬枝交錯,盤根外露,斜倚生姿,以散點和雙鉤的技法細致描繪出繁密的葉子。在中間一株的枝頭隨性地點染出幾點朱紅夏花,令微顯沉悶的老樹瞬間滿綴盎然生機。三棵樹的后面,掩映著一架蜿蜒的木橋,并與更右側的崖壁構成一個相對封閉的三角空間。另一位白衣款款、曳杖獨行的高士似從右側進入畫中,雖是踱步之態,但又全然被定格在這個蘊藉詩意的空間里。兩人身上的衣紋都以柔和、勻速的筆線刻畫,橋上的老者衣領松散下垂,暗示出酷暑的熱度。再將視線上移,比細膩描繪的樹冠更高的,是狀如云頭的巍巍遠山,它仿佛是這片石林的帝尊。遠山上掛一帶靈巧的疊瀑,不僅與近景的激流遙遙呼應,更與古木濃蔭一起聚集了無限清涼,以合“消夏”之題。此圖上端僅題畫名“石林消夏圖”,并落“晉昌唐寅”名款,無詩文跋語。翻覽《唐伯虎全集》,在“卷三”看到“行人杖履多迷路,不是書聲何處尋”(《題畫二首之一》)與“攜筇出磯上,何似地行仙”(《題畫》)二句,詩境頗似此圖,可助詩畫對讀。

明 唐寅 春山伴侶圖

明 唐寅 西洲話舊圖

唐寅《石林消夏圖》的筆墨松秀而清潤,從構圖到風格都可以看出他對宋元諸家的學習和借鑒,尤其是融聚了沈石田的蒼秀與周東村的直率,在筆墨特征上與《幽人燕坐圖》(故宮博物院藏)、《春山伴侶圖》(上海博物館藏)、《西洲話舊圖》(臺北“故宮博物院”藏)等作品有局部的相似處,王稺登《吳郡丹青志》中對伯虎的“遠攻李唐,足任偏師;近交沈周,可當半席”之評不為虛論。

明 唐寅 幽人燕坐圖

明 唐寅 石林消夏圖 42cm×110cm(局部)

《石林消夏圖》的核心部分是畫中的兩個高士人物,他們居于畫面的中央。兩者的位置和姿態,很難找出明確的敘事和情節線索,細觀畫面,左側紅衣者基本是背對觀眾,側首看向右前方,右側白衣者基本是正面,眼神平和自然,兩者的目光并不能確定是完全對視的。有研究者曾說:“宋元時代的山水畫很有現實性,畫面上結構是開放的,觀者似乎可以‘深入其境’。吳門畫派則不然,畫家是以旁觀者作畫,畫面上的人物常以背面或側面對著觀眾;他們在向深處走或與觀眾擦肩而過,與其毫無關系。這種手法促成畫家臆想中一種超脫世俗的情緒效果。”([俄羅斯]魯朵娃、薩莫秀克《吳門畫派中的自然形象》,見故宮博物院編《吳門畫派研究》,紫禁城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版,第七七頁。)這兩個人物也有類似的狀態。他們可能是舊友相約,促成一次盛夏的同游;又好似素昧平生,邂逅在這個空闊的石林中,彼此慰藉這消夏的渴求。兩者的形貌皆從容淡泊,在山與人的互動氣息上,正是對郭熙“夏山嘉木繁陰而人坦坦”一語的絕佳注腳。

明 唐寅 石林消夏圖 42cm×110cm(局部)

《石林消夏圖》還包含著豐富的文化信息,如右下方壓腳的兩枚章,印文是“怡清堂”和“雪齋鑒賞”,加之此圖的題簽條云:“唐六如石林消夏圖。己未仲秋重裝,雪齋主人識。”這些信息將此圖與清末民國北京畫壇的重要人物溥雪齋(一八九三——一九六六)發生了關涉。溥雪齋,名愛新覺羅·溥伒,字南石,號雪齋,別號松風主人,別署怡清堂、松風草堂。他是道光帝的嫡系曾孫,五歲封固山貝子,擔任過乾清門行走、御前行走等,參與董理清宮庋藏書畫,在經史文學、書畫藝術等領域積淀了豐厚的學養。辛亥革命后,疏離政壇。一九二五年,遠避塵事而篤愛丹青的溥雪齋組建松風畫會,這是北京地區較早活動的美術社團。參與者有溥毅齋、關松房、溥心畬、惠孝同、溥松窗、溥佐、祁井西、啟功等,清遺臣陳寶琛、羅振玉等亦為早期會員。畫會力倡師法傳統,入手“四王”而上追宋、元。一九三〇年,溥雪齋應輔仁大學校長陳垣之聘,肇創輔仁大學美術專修科,學制三年,隸屬于教育學院,辦學宗旨為“介紹西歐新的科學文化之最精者,并保存中國舊有文學美術之最善者”(《天主教本篤會創設公教大學宣言書》)。至一九四二年改為美術系,溥雪齋任導師兼系主任,凡二十余年。他出身貴胄,本人的筆墨法度全宗正統一脈,對唐寅、文徵明等師效甚多,其山水畫呈現出松秀雅正的風格。

溥雪齋 江舟垂釣 局部

《石林消夏圖》是溥雪齋的重要藏品,因對唐寅畫風的親近,定然對此軸也愛惜非常,時而賞玩臨撫。據題簽可知,他在一九一九年重新裝池此圖。遙想彼時,民國百事初興,帝京風云呼嘯,身為舊日王孫的溥雪齋面對繁復新變的身份境遇,應是何等復雜的心態?唐寅詩中所言“二十余年別帝鄉”“十載前話夢一場”等人生慨嘆是否也在雪齋心底參差映照?與畫中人縱游石林間的坦坦風度相對望,是否也曾自問:眼下這個漫長而崎嶇的文化苦夏,將如何消得?

治文史者,常援引陳寅恪在《馮友蘭〈中國哲學史〉(上冊)審查報告》中的名句“凡著中國古代哲學史者,其對于古人之學說,應具了解之同情,方可下筆”,文人學者們將此視作梳理史籍、感知古人的矩矱和良途。深讀《石林消夏圖》,無論是畫中消夏的坦坦高士,還是已成往昔的唐寅和溥伒,他們在各自的歷史空間里都曾血肉飽滿、靈魂跳蕩,當觀者以充盈的情懷和“了解之同情”的心緒與之相望的時刻,最徑直而深沉的生存共鳴也在胸間悠悠復活。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汉唐国际首页 易操盘配资 大西洋股票最新消息 理财平台排行榜 爱彩乐河北十一选五 医药股票有哪些 智博彩通网 一码一肖 河北11选5遗漏 喜乐彩开奖七乐彩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