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也談談“小人書”
2020-07-24 11:49

▲連環畫·插圖原稿

藝術自媒體/ 同古堂、 撰稿人/ 子卿先生

也談談“小人書”

文/ 同古堂

連環畫,又謂小人書,其圖文并茂,將典故傳說巧妙融入,內容通俗易懂,適于啟蒙,成為不少人念念不忘的兒時發黃記憶。周作人于《小人書》文中即這樣寫道:“馬路邊擺設一個攤,放著很多橫長的小冊子,八分圖畫兩分文字,租給人看,但十有八九都是小孩,所以稱作小人書是名副其實的。”

事實上,知堂曾兩次以《小人書》為題著文談之,在另一《小人書》文中,他說:“我看小人書攤上一本本的橫長冊子,材料雖是陳舊一點,內容總是充實的,結實一厚本,禁得起翻看,同時已賺了錢,總算還對得起主顧的。新的兒童書也要能夠這樣子,那就好了。”,此外,周作人發表于《亦報》中言及“連環畫”的文章也有十余篇,可謂興致不淺。

無獨有偶,時常往來于其苦雨齋的友人陶亢德甚至還編了幾本連環畫,借此以謀稻粱,可見此物雖僅巴掌大小,彼時卻已頗為普及,而且不乏有諸多文人參與,足可登“大雅之堂”。

▲1920年代末期苦雨齋里的周作人

“小人書”取“世相”格式,上圖下文,倘要啟蒙,實在也是一種利器。魯迅先生也曾多次發聲為當時正處于萌芽狀態的“小人書”的創作正名,說“連環圖畫不但可以成為藝術,并且已經坐在“藝術之宮”的里面了。”,《“連環圖畫”辯護》文中,他更以筆代戈,寫道:

“我們看慣了繪畫的插圖上,沒有“連畫圖畫”,名人的作品的展覽會上,不是“羅馬夕照”,就是“西湖晚涼”……但若走近意大利的教皇宮……就能看見凡有偉大的壁畫,幾乎都是《舊約》、《耶穌傳》、《圣者傳》的連畫圖畫,藝術史家截取其中的一段,印在書上,題之曰《亞當的創造》,《最后的晚餐》,讀者就不覺得這是下等,這在宣傳了,然而那原畫,卻明明是宣傳的連環圖畫。"

▲周氏兄弟與愛羅先珂等合影

不過,新興的事物總不免泥沙俱下,水平粗劣,畫面庸俗的“弄堂間”出版物確是不少,各類神怪、武俠劇本粗制濫造,插圖畫虎類犬的“奇葩”充斥攤肆。所以,民國時期,文化界對于連環畫的毀譽參半,蓋緣于刊物水平的參差不齊。魯迅也說“(連環畫)和其他的文藝一樣,要有好的內容和技術,那是不消說得的”。

周作人亦言小人書的創作,是大人們的慚愧,“我們不曾有什么好書做出來給他們看。神仙妖怪、英雄強盜、才子佳人的故事,古今來寫了不少,自然,不能算好,可是現在沒有更好的,他們饑不擇食的吞吃,這也怪不得他們,同樣的怪不得印造和出租的人們。問題是要有好的替代品,要叫窮人莫吃米糠榆樹皮,必須供給棒子面小米才行,空講衛生的道理是沒有用。”

▲舊上海小人書攤

新中國成立后,國家號召豐富人民的文娛生活,由于連環畫的通俗性,很快得到了空前發展,進入繁榮時期。

形式亦逐漸多樣,除了影視、漫畫、卡通、木刻外,不少畫家將連環畫內容有序組合,改為兼具故事性、連續性及裝飾性的四條屏、八條屏等,類似于年畫,供張貼使用?;蛞黄烈粓D,或一屏數圖,既豐富了年畫內涵,增強渲染和節日氣氛,又使連環畫得以更廣泛傳播。不過,因其保存不易,流傳甚少。

如“年畫大家”金雪塵、李慕白所繪的“舞蹈條屏”,既有傳統取材,又有新式表現,適應時代要求,深受群眾喜愛。

金雪塵 李慕白繪   舞蹈條屏  1963年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隨著加入創作的主流畫家愈多,不少畫壇大家也暫時擱置了傳統的個人藝術創作,投身于連環畫事業,其中包括程十發、劉繼卣、陸儼少、任率英、錢笑呆等,均是耳熟能詳。

而且文人參與的劇本內容百花齊放,插圖亦是精彩紛呈,一幕幕歷史逸事被重新呈現,一個個戲曲或傳說人物再次從記憶中走來,成為民眾喜聞樂見的普及經典,可謂“小人書、大畫家”。

以徐燕蓀入室弟子任率英所作工筆彩繪連環畫為例,畫面結構講究,用筆流暢生動,設色準確和諧,而且其對于環境氛圍的烘托與營造,使得劇中人物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間神韻都恰到好處,堪稱藝術與人民、主觀審美意識與現代美學融合的范例。

其作連環畫《貂蟬》中,四圖一屏,共計四屏,服飾、發型、器具陳設、庭院閣樓等刻畫精細可見,布帳、清供的圖案也一絲不茍,甚具歷史年代真實感,情節亦是環環相扣,層層遞進,人物的性情,如董卓的貪婪,呂布的善變,百官的忐忑,也可從五官特征中輕易窺見。

《貂蟬》任率英等作 16選6 絹本 1958年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國相在朝似兇神,呼喝呂布斬張溫

▲明日王允宴董卓,筵前貂蟬翩翩舞

▲王允趁機將蟬獻,同乘華車相府還

▲貂蟬暗暗約呂布,但愿早結并蒂蓮

▲貂蟬故裝冤無限,哭說呂布把人纏

▲呂布飛出方天戟,直刺董卓上嗓門

而四條屏《穆桂英》中,線描與色彩的處理亦是十分協調,畫面中線條優美,既不乏方圓流轉,又穩重規整,而色彩明麗,重彩之中也有清澈澄凈之美,內容則為民間文藝的典范素材,穆桂英的剛柔相濟,巾幗英雄的果敢機智,盡呈于前,可謂雅俗共賞。

《穆桂英》 16選6,絹本 任率英等繪 1956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差焦贊去山東盜取寶木,陽光道騙孟良偕伴同行

▲差丫環跟蹤影尋找落雁,恰遇見孟焦將兩位英雄

▲且不顧楊元帥動怒責罪,自己事自作主望早諾言

▲穆桂英聽此言立刻住手,對公爹施一禮面色羞紅

▲回山寨楊宗保拜見岳翁,求天王許兒婿下山回程

▲穆柯寨旗飄飄威風凜凜,此一去破天門一戰成功

任率英的《蘇武》四條屏連環畫也是家喻戶曉的佳作,人物造型自然,服飾冠帶華麗,設色艷而不膩,且一改黑白單線勾描的單調形式手法,整個畫面氣勢恢宏,不落俗套,創出一代新風。而且,繪圖中蘇武神情所流露出面對艱辛,依舊持節不屈的風骨,堅毅傳神。

《蘇武》 任率英繪  16選6,紙本 1964年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匈奴常來侵漢境,武帝下令動三軍

▲兩國通使息旗鼓,漢排蘇武去匈奴

▲蘇武不屈被監禁,饑寒交迫志不移

▲衛律計窮無主張,蘇武堅貞不變節

▲朝夕牧羊北海邊,仰望云天意茫茫

▲北海牧羊十九年,剛強不屈全節歸

周作人曾言“小人書”繪畫并不簡單,其《畫小人書》文中,他說“只是有一件事,屢次想起,至今還要覺得懊惱的,那便是不曾學畫,不會畫小人書里圖像。”,“歷史畫與風俗畫都要預備知識,專來畫些小人兒……我真真悔不該沒好好地學畫,不然就是臨也可以臨幾張出來,豈不是于人己都有益的事么。”

誠然如斯,連環畫的創作,除了腳本的構思,歷史典籍的熟絡,人物特征的捕捉,環境的截取外,如何通過構圖以及情節的設計,準確將內容表達出,至關重要。因此,連環畫家,須兼編、導、演、繪于一身。

劉漢宗即得益于對傳統古典名著的了然于胸,又得工筆重彩技法的精髓,下筆如有神助,而成為連環畫大家。任率英曾贊言“漢宗老是文物古籍、風土人情、環境道具、人物造型的活字典,下筆時隨叫隨到,呼之即出。在國內眾多的傳統題材畫家中,這樣的強手實不多見。”

四條屏《雙槍陸文龍》中,陸文龍獨戰四將的英雄氣概、得知身世后的矛盾憤恨,以及誅殺金賊復歸故園的動作神態,刻畫得自然流暢,具有濃郁的古風和神韻。

劉漢宗繪  《雙槍陸文龍》  16選4,紙本,1961年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兀術擄去陸家子,文龍從此落金邦

▲雙槍神技傳陸郎,武藝精通冠群英

▲北顧番營起烈火煙中殺出小文龍

▲忠門之后出英賢,潰敵復仇返故園

而《除三害》四條屏中,周處年少時的兇強俠氣,鄰里唯恐避之不及,殺猛虎斬蛟龍的英勇以及聽取賢人的規勸后,幡然悔悟,決定痛改前非并“尋訪二陸”,立志求學的故事,在劉漢宗的勾勒定稿中,一氣呵成,甚是痛快淋漓。

劉漢宗繪 《除三害》 16選4, 1959年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有個壯士名周處,街上一走人人躲

▲周處下馬沖上去,連打三拳虎命完

▲打死猛虎再斬蛟,周處提劍奔長橋

▲周處俯首忙請罪,眾人一起贊英豪

《贈綈袍》是劉漢宗毛筆線描的精品之作,篇幅較長,故事大致內容為:

戰國時,魏范雎隨須賈使齊,受到齊王禮遇;須賈嫉妒,向魏相魏齊進讒。魏相命人狠打范睢,棄之荒郊。范蘇醒后,被秦使王稽載歸,改名張祿,秦昭襄王任其為相。后須賈使秦,范雎不計前嫌,以國事為重,范雎扮作窮人往見,適逢大雪,須賈憐故人寒冷,贈以綈袍;次日須賈進見秦相張祿,知是范雎,驚懼萬分,范告知須賈為人之道后,念其錦袍之贈,恕須賈之罪,使兩國重修舊好。

劉漢宗以連環畫形式將此戲曲國粹呈現,娓娓道來,故事脈絡完整,令人觀之流連忘返。事實上,很多時候,圖片的傳播與視覺沖擊,是遠大于艱澀文字的,尤其是此類古典傳說的普及,稚童看到,留其印象多年不消,影響可謂深且遠。

周作人也說“小孩們有幾冊連環圖畫,其中之一是《動物園》,我拿來看過之后,深覺得圖畫的力量之大,遠過于文字。假如一個野豬,我們要用文字來形容,只得說其狀如豬,這話說的不算錯,可是他與家豬頂不相同的那精悍之氣卻是沒法子說,就是那獠牙要怎么說才表示恰好,不與老虎與象相混呢,我看古代的書里形容一種生物便吃力得很”。

《贈綈袍》  劉漢宗繪  76選8,  1957年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由于連環畫創作熱情的不斷升溫,對藝術氣息的追求也日趨高遠,其中“沈曼云、趙宏本、錢笑呆、陳光鎰”被當時的連環畫讀者和出版者譽為上海“四大名旦”,聲名頗盛。

如錢笑呆的《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堪稱經典,其作出色的造型藝術、簡練流暢的線條,筆下的人物個個生動,呼之欲出,令人嘆服。而他亦擅描繪古裝仕女題材,無論是小家碧玉,亦或大家閨秀,均是嫻淑細膩,自成一家。

亦或《雙珠鳳》中,畫面美觀,風格統一,霍家千金的描繪體態輕盈秀麗,表情亦是豐富,有嬌羞嫵媚、有含情脈脈、有傷心欲絕,同樣也不乏天真爛漫,可謂一絲不茍,筆筆精到。

《雙珠鳳》 錢笑呆等繪  91選13,1959年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連環畫的題材眾多,不少腳本改編自中外名著亦或神話傳說、戲曲人物等,如包公、蘇六娘等,多是百姓喜聞樂見的故事。

汪玉山所繪《包公三擲硯》中,包拯一身正氣、秉公執法的形象,深入人心,其“歲滿不持一硯歸”的兩袖清風,“擲硯亭”的建立等也是人們期待清官的精神寄托。

《包公三擲硯》 汪玉山等繪  46選12,1964年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李成勛繪《蘇六娘》中是講述弱女子以死拒婚的愛情故事,六娘最終幸得艄公之助,于絕處逢生,而遂雙飛之愿,傳唱至今。“娶妻要娶蘇六娘”、“西臚無望”等潮汕俗語無不與蘇六娘的故事有關。

《蘇六娘》  李成勛繪  76選9,1960年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此外,部分連環畫的內容則根據時事而作,如土地改革、抗美援朝或知青邊疆墾荒等,契合當時的歷史環境,具有濃烈的時代特征。

如韓敏繪《年青的一代》中,林育生認識到思想錯誤后,積極報名去新疆農場,為建設祖國邊疆貢獻青春,故事反映教育年青一代應當繼承無產階級的革命傳統,提高奔赴祖國建設崗位的信心與勇氣。

《年青的一代》  韓敏繪 紙本 1965年出版

河北人民美術出版社

如今,小人書已經被日本卡通動漫或者動畫片、大電影等取代,這個成民國即已成型,在新中國后尤其繁盛的“普羅大眾”的審美意趣,漸漸遠去。不過,在那個物質和文化生活相對匱乏的年代,它給人們帶來了新知,也充實了人們的精神生活。

周作人亦曾說“給兒童供給書物,正與整個的兒童教養一樣,我想原是國家的責任,應由國立機關大規模的來辦,那么大賠其錢可以全不在乎,物美固然難說,而價廉可以做到,其實是貨真,即內容總可更為充實了。”

連環畫是時代的縮影,其由盛而衰,逐漸進入收藏行列,也預示著童年的時光已到尾聲,而它的背后,是社會對兒童讀物與平民文學的提倡,并不會因潮流變遷而昨是今非。

責任編輯:張茜楠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汉唐国际首页 期货配资平台受监管吗 广西11选5开奖号码一定牛 山东11选5玩法规则 吉林快三计划手机版 快乐十分任五八个好多少 股票配资平台.一直牛 贵州十一选五任七推荐 三分赛车全天机器人计划 七位数玩法中奖规则图 广东快乐十分钟查询结果